我们的FB页面:
本网页:

香港是寄生虫性发展的极端例子

奥多·考波(Otto Kolbl)在 facebook,创作:2015-07-29,上一次更改:2017-08-12

香港的经济发展被普遍认为是亚洲和全球国家能跟随的榜样,显示了其自由经济的优势。然而,看到香港的历史和长期统计以后,我们会发现他的发展成就平淡无奇。经济增长的大部分原因不是因为香港人的努力,是因为寄生虫性的对大陆剥削。

香港夜

香港夜(照片David Iliff,许可证CC-BY-SA 3.0)

在很大程度上,香港经济发展的基础是占据香港港口,就是亚洲最好的深水大港之一,被授权垄断在珠三角制造产品的国际贸易。香港对中国中央政府或者广东省政府财政没有任何的贡献,对大陆的发展也没有承担任何责任。但香港却是鸦片贸易最大的枢纽,所以香港的发展确实有剥削大陆劳动力和破坏大陆社会为基础。香港最近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避税天堂之一,对香港的声誉也不太好。

香港港口
香港港口,1880年左右(照片赖阿芳

本文章严厉的批评语气主要是因为最近香港人看不起和蔑视大陆人,叫大陆人“蝗虫”,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最近的几十年,香港人很努力工作,而大陆人非常烂,现在想分享香港的财富,那在某种程度上,我会理解这种的态度。然而,史绩和长期统计显示,最近几十年大陆人的发展成就比香港人的好很多。

本文章的数据是建立在国际组织和西方的主流历史家提供的数据,没使用中国官方的统计。读过本文章你会惊讶发现,西方媒体都忽视介绍在这里的信息,好像在西方媒体涉及香港历史的阴暗面是一个忌讳,而中国的媒体也不太帮助我们了解香港发展的过程。所以我们应该追究媒体没有提供全面均衡的信息和偏袒财大气粗的负责。

但是,本文章对香港人不存在敌意。我是住在瑞士的奥地利人,所以我批评欧洲人对中国大陆人和对其他民族的轻蔑态度比批评某些香港人对大陆人的不好态度更强烈。我批评香港的寄生虫性发展模式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忘记,是瑞士发明了避税天堂。奥地利之前是殖民帝国,就是剥削邻近的民族,而不问该民族他们是否同意奥地利变成他们的殖民主,所以我们都必须承认我们自己历史上的阴暗面。

一战死亡一战(1914-1918年)是欧洲第一个大规模工业化战争。一战很大程度地创伤了欧洲,但是创伤程度还是不够避免二战。照片来源:德国联邦档案在Wikimedia

讨论历史和发展模式的时候,要区别是针对历史事件还是个人。比如香港的财富是寄生虫性发展的结果,这并不意味着香港人是寄生虫。比如香港发展的基础是剥削大陆人的劳动力和鸦片贸易,这并不意味着香港人是小偷和毒贩。事实上很多香港人每天都努力工作,挣扎谋生。但是反过来,如果叫大陆人“蝗虫”或者在漫画嘲笑他们是不可接受的。本文章和本人网站的目的是为了迈向更美好未来,首先我们必须使用可靠的来源和数据来分析历史,然后我们必须承认过度的特权,这样我们能真正互相了解和创造更公正的社会。

了解香港的发展需要了解她的历史概述。第一次鸦片战争前,中国已经融入全球市场。某些中国产品,比如瓷器、丝绸和茶叶在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已非常流行。让英国的商人很郁闷的是,中国方面的贸易都是政府允许的中国商人操作的,而英国没有在中国流行的产品,除了在印度殖民地制造的鸦片,然而到中国出口鸦片又是非法的,所以走私鸦片较麻烦,冒险较大。

很多中国的产品,比如丝绸、茶和瓷器,在英国的贵族非常流行。
很多中国的产品,比如丝绸、茶和瓷器,在英国的贵族非常流行。Allan Malley,“私人谈话”,来源:Svistanet

在1839年,中国政府试图抑制鸦片走私,没收了英国商人的一整船货鸦片。英国政府对此反应强烈,派海军炮轰、抢劫、纵火海滨城市,这样逼中国政府签名南京条约,授权英国商人在中国做生意,割地香港给英国。虽然鸦片贸易还是非法的,但是走私大量增加。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1860)以后,英国逼中国合法鸦片贸易,因此鸦片贸易增加了更多。

在上海的鸦片馆
在上海的鸦片馆(照片的来源:Samuel Merwin, Drugging a Nation: The Story of China and the Opium Curse, 1908

1839年以后,大部分的英中贸易通过香港。比如在1880年代,在鸦片贸易的高峰期,每年英国给中国卖4000多吨的鸦片,我们会看英国给香港创造“商业机会”的程度,我们也该看到该贸易对中国社会的破坏性。所以使用“寄生虫性”的单词描写香港的发展模式非常合适。
虽然香港的发展条件尽管非常好,但是社会经济发展较平淡无奇,不管是鸦片贸易时候还是以后。下面的图表表示某些亚州和西方国家的人均购买力水平GDP,在x轴用对数刻度。这个变量被专家普遍承认是很好的测量生活水平的办法。

GDP在香港与其他东亚国家和地区: 长期经济发展,1870-2020

红色的厚线显示香港。从1870年到1950年只有很少估计,从1913年到1950年粗略估计也没有,但是数据给了我们香港发展的概貌,可允许我们把香港的发展和其他亚洲国家对比。
如果我们把香港的经济增长和日本的对比,曲线比较类似,但是发展背后的条件不同。日本政府必须改善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包括住在边远山区的,而香港政府可以在大陆找香港经济需要的劳动力,遣送香港已经不需要(或者对香港政府不友好)的人到大陆。香港对在珠三角制造产品的人不用承担责任,而日本不仅在自己的领土上成就了很快的社会经济发展,而且在韩国(1910-1945年)和台湾(1895-1945年)的殖民地上也发展不错,比其在侵略前经营发展的成就好很多。
当然,日本军国主义发展的目的我们不能接受。我们的责任是阻碍任何国家再想使用这个发展理念。但是日本的例子也可以帮助我们看到如果动力高和组织好的经营会成就怎么样好的发展结果。

日本的主战坦克厂
从1850年代开始,军国主义对日本发展的影响非常大。来源:Wikimedia

二战以后,日本和香港的发展都加快了速度。在大部分的毛时代,因为美国对中国制裁,香港和大陆之间的贸易降低,但是对香港的经济增长的影响不大。上面的图表显示,香港从1960左右开始迅速发展。大陆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1966-1976年),增长率没有降低。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制裁逐步结束,在70年代末,邓小平实施改革开放,但改革开放对香港的经济发展没有影响。在毛时代,香港使用两种经济活动弥补珠三角产品贸易的降低,一种是香港自己成立了工业生产基地。另一种是制裁变成香港的收入来源。制裁对被制裁国是一个灾难,但是对该国邻近的贸易国却是一个很好的创收机会,因为这些国家可以通过假装内部的需要在国际市场买很多货物,然后把这些货物高价卖给被制裁国。而被制裁国因迫切需要该货物,所以可以接受很大的差价。香港于是又发明了新的寄生虫性的商业机会。
虽然香港占据港口,有几个非常方便的收入来源的优势,但是日本的发展成就却比香港好。从1870年到1950年,日本和香港的发展类似。1950年以后,日本的增长率比香港的显著增高。日本在1973年达到了英国的GDP水平(1955-1973年,年均增长率8.2%),而香港只在1988年达到了这个水平(1960-1988年:年均6.2%)。在2000年,香港超过了日本,现在也超过了美国。全球经济统计表现,比美国生活水平高的国家都是避税天堂或者大产油国。香港也不例外:根据国际组织,最近香港使用国际贸易和银行行业的经验变成世界上最大的避税天堂之一,显然也是寄生虫性的发展模式。香港的银行在大规模帮助其他国家的富人对其税务机关隐藏财富,让老百姓来交纳政府需要提供基本服务的税,是对其他国家的人民不公平的。。。
在军国主义的日本政府,社会进步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日本贵族一点也不在乎老百姓生活的好坏。日本政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如何得到更大的武力,当然为达到这个目的需要社会进步。但共产主义的统治思想不一样,社会进步的本身被视为重要目标,所以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比日本快。本网站其他的文章已指出,任何经历过迅速发展的亚洲国家都有过好几十年漫长的发展经历。这个发展过程,包括建设性的基础设施,教育设施,医疗设施等,是让经济迅速发展的前提条件。比如第一阶段发展历程在日本持续了差不多90多年的时间(从1860年代到1955年)。在香港,慢增长的第一阶段持续了100多年(1842-1960年)。在中国大陆,到1949年没有任何全国性的发展。第一阶段从1949年开始,持续了27年的时间,在1976年开始迅速发展第二阶段(1976-2013+年,年均6.9%),增长率比香港的高(1960-1988年,年均6.2%)。下面的各表综合香港,日本,中国大陆和印度的经济发展,他表示第一阶段(满增长)和第二阶段(迅速发展)的年均增长率:

某些亚洲国家和地区的人均购买力水平GDP增长率
  第一阶段(满增长) 第二阶段(迅速增长)
国家 / 地区 时间段 数据可用性 增长率 时间段 增长率
香港 1842- 1960 1870- 1960 1.7% 1960- 1988 6.2%
日本 1860s- 1955 1870- 1955 1.6% 1955- 1973 8.2%
中国大陆 1949- 1976 1950- 1976 2.5% 1976- 2013+ 6.9%
印度 1947- 1990 1947- 1990 1.8% 1990- 2013+ 4.6%

香港的发展成就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背景的郊区
不仅有壮观的天际线会显示经济发展,安静的郊区,比如这个北京郊区,对居民的生活也非常重要。照片奥多·考波(Otto Kolbl),2013年。

如果我们再考虑到中国1949年前的情况,中国共产党的成就更令人惊讶。在1949年共产党上台执政前,中国经历了政府机构完全瓦解的军阀时期(1916-1928年)。在1949年,中国领土的相当一部分还是被前军阀控制,另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对中国大陆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如果我们综合考虑香港拥有的特权优势和中国大陆在1949年前的种种问题,再考虑香港的发展与在共产党手下的中国大陆的发展,就明显地显示出英国殖民模式的失败。
如果我们把香港的发展和中国或者日本的发展对比,就会帮助我们了解差别的原因。中国共产党和明治日本都重视社会发展,即使领导的动力不同:中国领导重视社会发展,因为这是共产主义的目标就是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日本领导重视社会发展,因为这是唯一的办法来建设现代化的军队。当然,要想社会进步不仅仅是口号,更需要在基础设施、教育和医疗等方面大规模地常期投资。而英国的殖民政府没有动力改善香港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也不愿意提供必要的资金。
在香港,改善基础设施不太重要,最主要的基础设施是港口,是大自然提供的,是英国政府让他们的军队从中国霸占然后给香港殖民地使用。其他的基础设施在城市比在农村更容易建设。比如,在农村建设马路比较贵,因为没有那么多人用,所以人均成本比在城市里建设马路高。而在香港,几乎没有农村,所以容易建设。

藏区农村和马路
在边缘地区,比如在四川省的藏族地区,建设维持生命的最基础设施比在城市里建设基础设施贵很多。照片铁溶梦人,藏族的僧侣。

可能基础设施在香港不重要,但是普及高质量教育在以贸易为基础经济的香港却非常重要,比在以工业为基础经济的日本和中国大陆更重要。并且在港口城市,很好的医疗制度也非常重要,因为所有的船都有可能带来流行性疾病。但英国殖民政府没有对社会发展重要性的意识。根据西方历史家的分析,日本侵略香港以后,日本军事管理比英国殖民政府更加努力地提供基础教育和医疗给老百姓。所以英国殖民政府主要关心英国人的生存,让中国人自生自灭。
二战前,鸦片对香港的发展也有负面影响,但对社会的破坏性比在大陆的少很多。在大陆,吸毒在精英之间比在老百姓之间普遍,因此社会全面瓦解。在香港,情况不同,在殖民地英国精英之间很少人吸毒,鸦片反而帮助了苦工忍受艰苦的生活,间接地防止了能挑战英国统治的革命。

Singapore, The River Merchants
这个新加坡的雕塑提醒我们,全球的财富是建立在贫穷工人的劳动力上。某些香港人好像忘记了这个。照片 William Cho

这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为什么殖民时代的香港比中国大陆和日本发展的较慢,虽然香港享受很多特权优势,但这种种族隔离统治对社会经济的发展较差。这种统治的根本原则是小精英剥削贫穷劳动力,很显然的这些精英很少会去努力改善劳动力的生活条件。社会发展指标是指全人口的平均指标,指标反映的是老百姓的情况。

当然,最近的几十年,香港达到了非常高的发展水平。是不是意味着英国殖民主的发展模式在他们逐渐离开以后成功了?不是。现在发展指标很好,是因为前劳动力(就是住在香港的中国人)变成了现在的精英,而现劳动力却大都来自中国大陆住在大陆。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如果分开精英和贫穷人,让他们住在不同的地方,精英住的地方的发展指标就会非常好。当然我们了解香港人想保持特权,就是阻止大陆人住在香港,但是香港人应该考虑世界权宣言说的什么,即:

第十三条
㈠ 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

居住在香港是大陆人的人权。

 

 

Comments (2)

  • Clara

    There are some good points but you are a little too harsh on the British. Between 1935 to 1940, the population of Hong Kong ballooned from half a million to approximately 1.5 million according to my grandfather (as written in his memoirs based on contemporary accounts).

    The population of Hong Kong decimated to 500,000 at the end of the war due to voluntary and forced repatriation to the mainland, friendly fire (bombing of residential districts courtesy of the allies), disease, malnutrition, starvation and outright murder in some cases. The Japanese occupier may just had an easier task in providing education, you would think.

    0 Like Short URL:
  • Otto Kolbl

    Thanks for this very interesting comment, Clara. My knowledge about the history of Hong Kong is still very sketchy; the evaluation above of the comparative efforts in social development of the British and the Japanese is not based on my own judgment, but on what I read in Western history books. It is consistent with what the Japanese did in Korea and Taiwan, where they were in charge for much longer. Anyway, the ease of providing education (especially basic education) is not linked to the population size, as the spectacular progress in this field under Mao Zedong in mainland China shows; he had to provide education to hundreds of millions where previously only 20% of the population got any. It is much more a question of organizing the local communities so that they handle this. But I would be very much interested in getting the reference to the memoirs of your grandfather; you can publish it in a comment here or sent it to me by email to the address which you will find in the section About us - Contact us.

    0 Like Short URL:

Leave your comments

Post comment as a guest

0
Your comments are subjected to administrator's moderation.

菜单

total time: 0.45078301429749